• 1949年刚刚进入北平的人民日报校对科夜班工作场面 2019-04-19
  • 中央环保督察相关新闻 2019-04-14
  • 候选案例:飞越19国  往返3.5万公里  祖国接你回家 2019-04-14
  • 特朗普还不敢和朝鲜动兵,他知道中朝友好和平条约意味着什么。 2019-04-02
  • 银保监会:4家险企偿付能力不达标 2019-03-29
  • 美法院判处杀害中国女留学生的凶手25年监禁 2019-03-29
  • 红色大悟公开征集城市形象系列作品 2019-03-16
  • 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人人网的消失,社交网络的宿命

    2018/11/16 11:15


    陈一舟最终放弃了人人网,他在站内信中表示,自己已经不再适合做年轻人的社交产品了。要不是这一条卖身的消息,只怕承载了许多70后、80后的青春记忆的人人网始终只能埋在风里。

    人人网摆出的命题是社交产品如何抓住最年轻的那一批人?这也是所有的社交产品面临的永恒命题,从Facebook到微信无不是如此——现有用户不断老去,如何让最年轻的那群人进入这个已经存在的社交网络。

    这个过程如同西西弗斯推石头,推到半山坡再任由它滚下,然后不断重复——这是社交产品的宿命,但又是这类产品在获得高估值时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陈一舟每次推了不同的石头。

    1

    他拥有中国互联网全部的年轻人

    陈一舟是最早获得互联网上年轻人的创业者。

    2005年,刚刚晋升为搜狐技术总监的许朝军听到了web2.0的概念,并且将它与自己早年做社区的经验结合,兴冲冲的跑去给张朝阳讲述自己对于六度空间理论的概念,并怂恿张朝阳开始做web2.0的产品,然而已经在门户上赚到钱的张朝阳对于这样一款没有成熟盈利的产品基本无感。

    被泼了一头冷水的许朝军又去找自己的老领导陈一舟,两个人都觉得实名制SNS需求是刚需,于是一拍即合,做了5Q校园网。

    在此之前,许朝军和陈一舟还一起做过一个年轻人社区Chinaren。1997年的时候,陈一舟刚从美国融资400万美元,准备建设网站。许朝军恰好擅长动态网页,陈一舟于是付给许朝军1.5万元月薪,此后,许朝军跟随陈一舟开启了人生第一次创业,做青年社区平台ChinaRen。

    2018年8月,陈一舟在网上刊发长文,回忆这些年创业经历,“ChinaRen和它们最大的区别是:1.社交图谱不以个人为中心,而是以班级群为组成单位。2.当时没有大批量数码照片,更没有视频,用户沟通以文字为主。QQ群出来以后,基于客户端的群沟通比页面产品更即时,校友录用户最后全部转战QQ群,这是后话了?!?/p>

    2000年,因互联网泡沫肆起,在耗资1000多万美元后,陈一舟把ChinaRen卖给了搜狐,许朝军也就是这样进入的搜狐。

    2005年陈一舟再战社交网络时,当时Facebook刚刚崛起,5Q校园网很快拿到校园SNS的半壁江山,掌握了中国互联网的一半年轻人,而另一半年轻人牢牢的掌握在王兴和他的校内网的手里。

    彼时的陈一舟对于社交网络是坚决的,2006年,他做出不惜一切代价收购校内网的决定。社交网络最重要的价值是“网络”,网络越大,未来增长的几何指数越大。直白点说,1亿用户的社交网络价值远远大于两个5000万的社交产品价值,这便是网络效应。

    当时王兴的团队已经负担不起高昂的服务器成本,陈一舟数次开价,价格一次比一次高,最终在2006年的10月,交易成功。

    图:校内网被收购后更名

    被收购后的第二天,王兴在他的博客日志里引用了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一段著名演讲辞来表明他的态度:“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后来人人公司得以上市,王兴重新创业做美团,陈一舟认为这是“两得其所”。“现在我们两人还经常一起读书,切磋,讨论各种事物?!背乱恢墼诔ば胖兴?。

    从ChinaRen到人人,陈一舟两次抓住年轻人群体,而这个群体是后来无数社交媒体试图靠拢的概念,一旦沾边,股价能够起死回生,甚至是单独IPO,但陈一舟面临竞争时,很快就站在一边让那块石头滚下了山坡。

    2

    不同的石头

    世人皆知陈一舟“湖北第一聪明”,聪明一方面让他对新趋势敏感,另一方面又容易被风吹草动吸引。

    首先是社交游戏的兴起,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新浪出来的程炳浩做了开心网,让那些白领收发邮件的间隙里不亦乐乎的切换网页抢车位、偷白菜,陈一舟大为紧张,花重金买了kaixin.com的域名做了一个山寨开心网从SEO那里拦截流量,随之把人人做成社交游戏的开放平台,让诸多游戏接入这个平台。

    一时硝烟四起。

    但腾讯很快终结了战争——直接买下了开心农场的开发商,让它专供QQ空间。

    “如果有遗憾,就是当时偷菜游戏应该只支持一个,因为如果偷菜游戏太多,好友会分布在不同的农场游戏,偷起菜来不方便”,2018年陈一舟这样回忆当时的失误,“反而不如Qzone只支持一个农场游戏那么容易形成流行和用户粘着度?!?/p>

    实际上这是陈一舟的宿命,无论在社交游戏上策略是不是正确,他一定要直面腾讯这个对手。

    人人网2011年上市之后,腾讯几乎同时推出微信,相比人人网,微信的革命性因素在于“移动”,移动互联网大潮正是从彼时起。

    陈一舟不再把社交媒体作为唯一的目标,抓住了后来兴起的数个风口:

    早在2016年之前,人人就做了“我秀”社交视频平台,早于MOMO、YY等后来的热门直播平台;2016年2季度,又设立了人人移动端直播平台,更是比抖音、快手等先捕捉到了风向,这一块业务在当时给人人带来了极大的收入提升。到了2017年第三季度,人人移动直播业务的增长势头走向势微,但此时陈一舟的注意力已经转向二手车业务。

    早在2015年1月,人人就得到了车易拍全资股东26v8 20%的股权投资,布局B2B二手车电商行业。在2017年第二季度时,人人公司首次披露二手车买卖业务收入为104.2万美元,至第三季度,飙升到42424.5万元,增幅高达41倍。

    图:现在的人人网界面 

    除此之外,陈一舟还早于乐信等做了校园贷。陈一舟说,他2009年开始就在接触互联网金融,他们曾经尝试和几个银行客户试图谈分成,没有成功,就缺一个银行牌照。到了2011年,美国的一个同学给他介绍了斯坦福几个MBA学生做的校园信贷的公司SoFi,陈一舟发现这正是他想做的事情,于是投资了SoFi,这是他投资的第一家校园信贷。

    从2014年第四季度开始,人人自己开始做互金业务,以人人分期和人人理财,前者向学生分期贷款,收取分期还款费用和利率,后者则是一个P2P为主的理财平台。他也不断继续投资互联网金融,到了2015年4月,人人网领投美国P2P网贷LendingHome1.093亿美元的C轮融资。

    证明陈一舟眼光狠辣的是,在校园贷风评变坏之前,2016年5月,人人停掉学生消费贷业务,宣布将重心转移到二手车经销商分期贷款业务上:分期贷款给二手车经销商,用于二手车的购买等。 

    曾经谈到人人网的商业模式时,陈一舟很傲慢地表示,在SNS领域不会留给对手任何机会:“校内网已经通过品牌广告、收费应用、跨网站合作等方式实现了盈利……校内网做得最早,许多人都在这里建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不是别人想搬就能搬走的?!?/p>

    从最早的年轻人社交到投资交易类的社交平台,从二手车到学生贷,以及短视频,可以说陈一舟把握住了时代的脉搏,如果他是一个好的创业者,把握住了任何一个都能够成就一个巨头。

    3

    不断向下滚的石头

    陈一舟最可惜的事情是没能够坚持把社交产品做下来,但聪明如他,看得到那么多风口,自然不愿恋战。

    陈一舟在2018年回忆起和腾讯的战争,“在先进生产力之前,老的生产力只能让步。我们从2011年到2015年,做了大量尝试,因为我们本身能力问题及很多不可控外部因素,我们没能抵抗住微信的压力。我们的大学生用户时长从该用户大学毕业以后就开始逐步减少”,陈一舟在那封信上回忆丢失的山河。

    陈一舟和腾讯也不是没有战过,甚至赢过。2006年前后,一个Qzone用户从中学升大学之后,大部分转投校内网。自然,在2011年毕业的大学生,可能多半会选择从人人网转到刚兴起的微信。 

    陈一舟说,“用户该转移的还得转移”,带着宿命论——西西弗斯的石头一定会一次次滚下。

    2011年到2014年,人人网和腾讯新浪等社交巨头的酣战,烧掉了至少三亿美金的现金?!拔颐欠浅M纯嗟娜鲜兜搅郊虑椋?. 即使继续烧钱,我们还是没有 能力扭转人人网的下行趋势。 2.按这种烧钱速度,公司迟早要把所有钱烧完”,陈一舟把此后业务的转移做了合理的解释。

    问题在于你要不要一次次把石头重新推上山顶,这是社交产品的宿命——用户永远在老去,你一定要去抓住最年轻的那批用户。

    微博有段时间几乎死去,但从2016年开始活过来——抓住明星群体,让最闲最活跃最年轻的那批用户回到了自己的平台上。微博自己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贡献微博增长的主要群体是年轻群体和三四线城市用户,18—30 岁年轻用户群,已经占到了整个平台月活用户的将近 80%。

    而QQ能够在微信的围剿之下还活得好好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群体。一本正经的朋友圈之外,Qzone再次成为年轻人的地盘。

    Snapchat能够单独上市也是因为抓住了年轻用户,从而让Facebook惴惴不安。Facebook没有认命,它选择消解死亡的路径是收购和抄袭,它一次次抄袭Snapchat,并没有成功。

    图:Snapchat母公司在美上市

    别忘了,扎克伯格在做Facebook时掌握的也是最年轻的那个群体——他只向少数几个大学开放了注册。但第一批用户在老去,他们不会再花更多的时间在社交网络上泡妞,而是工作、结婚、生子,Snapchat却让美国的年轻人动辄花费一小时去做一个动态表情。

    这是西西弗斯的石头,一次次推上山坡,你不得不看着它滚下来,再去推上去。

    Facebook也许也会死去,微信不一定就能够逃过这个宿命。

    如果社交产品宿命是一定会被淘汰,陈一舟当然也没有错,它延缓了一个公司的死亡,放弃了一个曾经的社交网络。


    本文采集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文章来源:略大参考

    收藏 |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QQ分享 | 返回顶部

    新知库

    已收录新知
    1 0 3 5 3 2
  • 1949年刚刚进入北平的人民日报校对科夜班工作场面 2019-04-19
  • 中央环保督察相关新闻 2019-04-14
  • 候选案例:飞越19国  往返3.5万公里  祖国接你回家 2019-04-14
  • 特朗普还不敢和朝鲜动兵,他知道中朝友好和平条约意味着什么。 2019-04-02
  • 银保监会:4家险企偿付能力不达标 2019-03-29
  • 美法院判处杀害中国女留学生的凶手25年监禁 2019-03-29
  • 红色大悟公开征集城市形象系列作品 2019-03-16